心之草園(第一章)

章節 1

 

過去與現在

 

 

台北,2012年

吵雜鬱悶的街道上,凌亂不堪的建築物。

 

維納斯,一個從古到今接觸藝術美術的人都知道的一尊石膏像,她美麗的頭紗、美麗的衣裳,靦腆卻又充滿慈愛的微笑,深深的烙印在我心底。透過靜物燈,我小心翼翼地描繪著她的輪廓線,是如此的柔美、如此的令人痴迷。

 

她,是我的守護天使。

 

不論你信不信前世今生,我在這裡寫下一個盤旋於古代與現代的故事,這是發生在我親生經歷的事情,它不只是一個故事,他代表了一段時空的記憶,他是我細胞的記憶,被封存在宇宙中。看似毫無關聯的兩個故事,其中確有許多巧合之處。我盡可能的完整描述我所看到的情景,雖然其中有許多太過令人不解的事情,但我會儘我可能完整呈現。在振筆疾書的同時,我感到難過悲傷,但我相信這一切只要透過原諒寬恕,將會好轉我現在所擁有的人生。

 

我,Joey是一個住在台灣台北的台灣人,我從小發生過許多曲折離奇、百思不解的事情,在接觸這些之前我甚至一度想放棄我的人生,去年九月份我被診斷出有心律不整,這大大改變了我對人生的觀感。

 

 

西元500年期間

 

法國南邊一個簡樸的小村莊,西拉雅維爾。這裡擁有法國最棒的葡萄酒莊園,向來是以好空氣、好水聞名。這裡居住的人很少,多半是一些果農和放牧者。這裡在春天到來時會開滿著滿山滿谷的紫色小花,那是我最愛的一種小花,這種花不大很小,看起來像雜草一般,一點都不起眼,但是每當春天來臨他會遍佈整個草原漫延至整個丘陵,暖暖的微風吹過,你可以嗅到空氣中的甜味。草原中間有一個很高的樹,我常常躺在樹下看著天空,一會兒數著雲朵,一會兒翻過身來搓搓地上的小草,拔起小花拿到嘴邊嚐嚐,放在唇邊那股清新的甜蜜馬上竄進嘴裡。

 

 

喔!有人來了,他是我的好朋友,堤耶戚,我都叫他提耶,一匹三歲的小母馬,13掌高,白色的毛裡有著一塊一塊像是乳牛的咖啡色塊。堤耶走近我躺了下來,我摘了幾多小花給他嚐嚐,他厲害得很,他只吃甜滋滋的花,給他吃酸草,他連理都不理。我不知道我自己為什麼跟一匹馬相依為命,我不知道他來自何方,只有在幾年前看過他與一匹美麗的白馬在一塊,我想可能是他媽媽,我聽對面山頭養山羊的阿拉米諾說,提耶的媽媽曾經在懷孕時到他那邊偷吃他要給雞吃的玉米,後來在森林裡生下提耶,不過有一次大規模的皇室狩獵,王子覬覦提耶的媽媽,想把它納為皇室的坐騎,因此在那次提耶與媽媽走失了,阿拉米諾說他不確定提耶的媽媽是否被帶走了。但是自此之後提耶就長長一個人到大樹下吃著紫色小花,然而大樹是我午後乘涼的地方,因此我們就認識了。

 

 

回到我與提耶認識的那天,午後下了一場雨,天氣蠻涼爽的,我出門去摘晚上要煮的野菜,經過了大樹,突然想到樹上看看到底山谷的盡頭有什麼?媽媽會去那裡嗎?我沒爬過樹,但是我毫不猶豫地爬上去這5米高的樹上,我坐在其中一支比較粗的枝幹上,正在遠眺對面的山谷,經過大雨的洗禮,似乎看得更清楚了,好像有煙霧繚繞在山谷之間。突然,我聽到樹下有動靜,我嚇了一跳,急忙往下看,看到一個灰影,我以為是黑熊,但又覺得不可能黑熊不會在白天出沒,我觀望了腳下的周圍,突然有一對澄淨的雙眼看著我,那是提耶!

 

他那像圓的像核桃般的大眼,寧靜的深褐色深深地迷住了我,提耶發出聲響,要我下去,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聽得懂提耶說的話,他對我很友善,他想要跟我做朋友,雖然當時的我不知道什麼叫做朋友,因為這裡方圓五百里內沒有住人,只有對面的爺爺阿拉米諾跟奶奶莉絲偶而會帶點東西過來看看我。

 

我跳下樹梢,緩緩地靠近提耶,天吶!她好高大!提耶用鼻頭聞聞我的手,然後逗趣的跑到我身後推了我一把,我因為從沒看過比山羊大的動物,所以僵住了!當然被提耶一推,整個人往前趴在草地上,提耶像是在看笑話的發出聲響,並在旁邊開心的小碎步,提耶,真的很調皮。從那天之後我們就沒有離開過對方。我跟提耶一起睡在穀倉、吃野菜、吃玉米,天氣冷時就抱著堤耶睡,天氣熱時就跟提耶去溪邊踩水。我就這樣與提耶度過了好幾個季節交替。

 

2012年台北,天氣漸漸轉涼了。

 

我站在基隆路跟信義路的交叉口,看著高空中的101大樓,我走到了窄小的防火巷弄,點起一根煙,抬頭看看這兩棟建築物中那窄窄的天空,他是那麼的神秘、那麼的清澈,與地面上的任何一切都大不相同,她似乎擁有一股神秘的力量,遠遠端望著地表上的一切,看著我的過去、未來、現在....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接著往下看 →

說點什麼吧

Login

Lost your password?